黄金屋

发布时间:2022-06-21 09:26

  熊荟蓉(天门)

  那年建新农村,在一片雨后春笋般的高楼大厦之中,咱家的小厢房就像是一块灰褐色的苔藓。娘在人前总是耷拉着眼,不敢高声语。爹将我带到镇中学斜对面的一栋旧平房前说:“好好念书,书中自有黄金屋!”在同学吃着寡饭,喝着冷水时,我吃着娘做的大蒜炒鸡蛋,喝着娘煲的红枣小米粥,每一个日子都香喷喷的。

  三年后,我考上了县重点高中,住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套小两室,这是爹用那栋旧平房换的。爹说:“好好念书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爹从此在县城里开三轮,娘给人家做钟点工。当同学在嘈杂的集体宿舍难以学习也难以入睡时,我在自家的寒窗下,三更灯火五更鸡。

  又三年,我考上了全省最好的大学。住在学校功能齐全的宿舍里,享受着轻松快乐的大学时光。过年回家,才知爹娘都打了双份的工,却租住在一间地下室里,那套小两室已经易主。

  又四年,我受聘于省城的一家大国企,正准备租房时,爹交给我一把钥匙。原来,六年前,他们卖掉那套两居室,就在省城为我按揭了这套三居室。

  又五年,当我开着奥迪回到那间小厢房,在低沉缓慢的哀乐中,我送给爹一座流光溢彩的黄金屋。这是我给爹买的房子,只有0.3个平米。

关于农村新报本网介绍版权声明广告服务读者QQ群联系我们合作伙伴 湖北农村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农村新报 荆楚网 共同主办 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东湖路181号楚天传媒大厦 邮编:4300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