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里墩村“空巢村医”独守3个村庄

发布时间:2016-11-22 10:53

打印

0

  农村新报讯 “空巢村医”独守3个村庄

  “前面就是梁子湖了!”指着眼前三面环湖的半岛,五里墩村村民介绍道。

  五里墩村,武汉市江夏区最偏远的乡村之一,距纸坊城区约70公里。16日,记者来到这里。

  村卫生室就在乡村公路边,也是村医涂光生的家。相比一楼卫生室的干净整洁,二、三楼显得有些凌乱。“老婆孩子都在城里,我一个老头子马虎过吧!”65岁的涂光生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涂光生不仅是一位 “空巢老人”,还是一名“空巢村医”。原来,附近的南嘴村、塘口村是两个“村医空白村”,村民们都到五里墩村看病。上世纪90年代,五里墩村曾有6名村医,因为待遇跟不上渐渐出走,最后只剩下涂光生一人。

  “您为什么不走?”记者问。

  “我走了,3个村的3178名村民咋办?”涂光生反问道。这座半岛包着8个村,一共只有两名村医。除了涂光生说的3个村,邻近的何桥、张塘的村民也常来看病。

  涂光生一守就是6年。妻儿从劝说到埋怨,涂光生无言以对。尽管充满愧疚,但他依然选择坚守。

  “其实,我曾离开过5个月。”涂光生说,1999年,村里还有3名村医,他便进城做事。结果村卫生室一团乱,村民硬是将他接了回来。

  打那以后,涂光生再也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。

  没有一位病人在这儿看不起病

  说起从医,与涂光生年少时的经历有关。

  那时,父亲得了肺气肿,发病时就买一点麻黄素片缓解。一天晚上,父亲叫涂光生再去赊一点麻黄素片,可医生听明他的来意后,指着账本说:“你家已欠5毛钱的账了,回去拿钱再来!”然而,家里再也翻不出一分钱了。夜深了,父亲的咳喘声不停,涂光生的心里悄然埋下一粒立志学医的种子。

  1968年,涂光生初中辍学后,执意到公社卫生所当学徒,3年后如愿成为一名“赤脚医生”。每次碰到没钱看病的村民,涂光生从不拒绝。

  张塘村的涂光平与涂光生非亲非故。30多岁的涂光平患有难治性肺结核,从外地流浪回乡,孤身一人,万般无助,涂光生将他的药费全免了;何桥村的王小林患直肠癌,术后家贫如洗,后期在村卫生室的药费全部记账。王小林去世后,留下幼儿寡母,涂光生从来不曾讨要过;五里墩村潘济荣,家里曾穷得连盐都吃不起,涂光生不仅免费给一家人看病,还拿钱给对方买盐。

  “从来没有一位病人在我这儿看不起病,这是我从医40多年来最问心无愧的事!”涂光生一脸认真。

  心里装着病人,却忘了自己

  作为村医,公共卫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精神病患者,65岁以上老人,这些需要重点服务的人群,3个村各占多少人,病情如何,他都倒背如流。

  五里墩村74岁的赵素珍,患帕金森病近10年,手脚乏力,不能行走,和老伴黎祖保相依为命。每次打针,黎祖保将赵素珍背到村卫生室,便回家忙着做家务、干农活,有时忙忘了,涂光生就将赵素珍背回家。

  不过,同样是65岁以上的老人,涂光生对自己的身体却很不上心。

  采访时,涂光生一再强调自己很健康,除了脂肪肝、肾结石,没什么毛病。“脂肪肝是因为当医生活动量小,肾结石也是忙起来喝水少的缘故!”

  但是,记者在翻开涂光生的健康档案时,发现他最近的一次血压测量是150/100mmHg。“那是我体检时累的。”在记者的坚持下,涂光生拿出血压仪,自测血压,结果吓了一跳:179/105mmHg。涂光生却不以为意:“今天是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,可能紧张了。”

  “我平时没什么症状,也不吃控制血压的药,应该还是最近太忙了。”涂光生笑着说,“我还打算撑到70岁,干到有年轻人接班的那一天!”

  (记者 崔逾瑜 通讯员 张春红 韩华斌)

总书记

农讯买卖通更多>>
关于农村新报本网介绍版权声明广告服务读者QQ群联系我们合作伙伴 湖北农村网 nc.cnhubei.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农村新报 荆楚网 共同主办 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东湖路181号楚天传媒大厦 邮编:4300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