粮食十连增 粮食安全真过关了吗

发布时间:2014-10-08 17:08

打印

0
  当前粮食安全各有关方面一致认识,粮食生产十连增、十连丰,有的省抑或十一连增,粮食市场和价格平稳有序,粮食储备充足。有人戏称,粮食多了不行,少了更不行,不多不少很难得。

  甚嚣尘上的几种论调值得注意或警惕,世界谁来养活中国,有钱就有粮,粮食不缺到处是,粮食托市收购一无是处,国家掌握粮食太多,财政负担过重,粮食安全是国家层面的事,基层不必过于重农抓粮,总量和结构不足,大量进口粮食就可以,还可以休养生息。

  尽管国家把粮食安全上升为国家新战略,各项惠农政策频出,但是粮食安全观念或理念,呈“倒金字塔”,越往上越重视,基层或粮食主产区在GDP贡献率排序上,农业和粮食大大滞后,粮食主产县重农抓粮保粮安的积极性并不高。进口、气候和水资源、土地、粮食安全观已成为桎梏粮食安全的四大叠加因素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陈温福院士是我国水稻领域最知名的专家之一,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一辈子都在研究种粮食,但我国的土地已千疮百孔、不堪重负,国家必须重视这个问题。”据陈温福介绍,粮食生产超1万亿斤,这是在对土地进行掠夺式使用的情况下取得的。中国的化肥使用量是全世界的1/3,土地根本得不到休养生息。

  如此这般导致的恶果是耕地板结、沙化、酸化、重金属污染已非常严重。黑龙江的黑土地,原来有 1米厚的土层,而现在只有40——60厘米。形成1米厚的土层需要3亿年,而现在退化的速度是1年1厘米。数据显示,“十五”末期,我国中低产量的土地占65%,“十一五”末期已上升到70%。

  象黑龙江、河南这样的粮食主产省同样也面临提升粮食产能多重挑战,主要是种植结构调整受限,提高单产难度增大,黑土地变薄,黄土地地力下降,水资源短缺,生态环境面临挑战,农业经营成本加大,效益递减,气象条件极其不稳定,随着城市化、工业化加速推进,粮食保供稳价的的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我国目前已有13亿多人口,而且还在持续增长。每年要稳定1万亿斤以上的粮食产量,18亿亩耕地就得不到休息;人工成本持续上涨,施有机肥得不到大量推广,对有机粮食、绿色粮食往往使人心生疑窦。

  在必须种粮又必须保护耕地的夹缝中,应全面提升耕地质量保障粮食安全,对土地的休养生息,必须有计划,并从资金来源、操作方式、监督机制等方面有意见办法。首先土地出让金要加大一定比例还给土地,最好达到60%以上,用于土地修复。

  在提高土地质量上,必须加大秸秆还田的力度。秸秆还田是增强土地肥力的有效措施,但由于操作中有出现秸秆、土壤不结合导致产量下降的概率,农民宁可把秸秆烧了,污染环境,也不还田。国家应抓紧出台政策,对秸秆还田进行技术处理并直接加以补贴,降低农民的风险,增加农民秸秆还田的积极性和效益。

  据专家介绍,我国每年产生约7亿吨秸秆、7亿吨林业废弃物。要利用生物碳成熟技术,生产土壤改良剂和肥料,提高土地质量。在不能秸秆还田的地区,应该推广秸秆制生物碳施肥,保护耕地。

  要杜绝土地占补平衡的“猫腻”,在保证18亿亩耕地的“占补平衡”政策落实中,必须出台最严格的监督措施,占几类地、补几类地,劣质地必须改造成良田后才能计算到补地指标中,决不能占好地,补孬地,决不能利用旧村改造、或打着复垦的幌子,搞非农非粮产业。

  其实心知肚明的是耕地占补平衡实际上是不平衡,占用粮田补的是山岭薄地,根本不打粮食,城镇化或旧村改造,老宅基地没腾空,实际又占用了新粮田,自欺欺人,我们对此不理解,因此对18亿多亩耕地忧心忡忡,粮食十一连增,抑或叫十一连丰更为贴切。

  《参考消息》早在2011年4月21日载,美国媒体报道,耕地遭侵占威胁中国粮食安全,文章称从1996年国家第一次土地详查时到2008年,中国的耕地共减少833万公顷。现在耕地已经减至1.2亿公顷(18亿亩)这一政府设定的“红线”。

  最值得警惕警醒的是耕地良田遭受侵占,大片粮田所谓的“黄土变成金”。一方面耕地的减少,另一方面粮食连续增产,似乎不对称、不匹配,固然有科技的投入、单产的增加,但是增长有限度,这不由使人对粮食产量产生担忧。

  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名誉会长白美清不无担心的说,当前不论是粮食主产区还是销区,农民种粮积极性都不高,调出粮食的省区逐渐减少。

  地方政府事实上以“招商引资”为重中之重,忽视农业和粮食的思想很普遍,“地方依赖中央,销区依赖产区,居民依赖市场,吃粮依靠进口”的情绪在滋长,有钱就进口的思想在抬头,不少地方是“口号农业”、“咋呼农业”,无序非法占用耕地的现象并未停止过。

  问题不解决,农业和粮食将会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瓶颈和桎梏。历史经验证明,粮食如果掉下去,几年甚至十几年都翻不过来。所以,要立足当前,着眼长远,从体制机制着手,下真功夫把粮食生产和流通抓好,做到粮食安全万无一失。

  耕地减少和干旱已经还以颜色,今后粮食生产的增长难度异常大,要达到“十二五”规划的目标5.4亿吨决非轻而易举能办到的。而粮食的需求则呈刚性增长。“十二五”末,人口将达到13.9亿,城镇人口将占一半以上。粮食的需求年年增加。产需、供求出现的缺口主要依靠挖库存和进口来调节日益困难。原先三大主粮中稻谷偏紧,现在粳稻、优质小麦、玉米等均出现了偏紧的苗头,粮食始终处于紧平衡状态。

  从世界的粮情看,粮食产量在21亿吨~22亿吨之间已经徘徊了十多年。而世界人口由上世纪的65亿,很快上升到目前的近70亿,据联合国统计,世界人口数量从1960年的30亿翻了1倍至2000年的61亿,预估世界到2050年将达到91亿人口。尽管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饮食习惯不一样,但是粮食的刚性需求是一样的,只是形态不一样而已。

  世界人口平均占有粮食只有300公斤左右,国际粮食市场回旋余地有限,国内每年进口一亿多斤的大豆就是一个信号,国内已有进口,即可传导和直接影响世界粮食市场,值得反思。所以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国家的既定方针,立足国内解决吃饭问题。

  为确保粮食安全,要未雨绸缪,破解耕地和水资源枯竭的桎梏,建设粮食主体功能区,着力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。不搞数字游戏,“数字”粮食,不虚夸,不胡诌,实事求是,决不能为获取粮食直补而层层虚报粮食种植面积,核实核准粮食产量数字,为粮食宏观调控和决策提供准确科学的粮食产量基础数字。

  国家建立健全中央和地方粮食安全分级责任制,在国家宏观调控下,全面落实粮食省长负责制。中央政府负责全国的耕地和水资源保护、粮食总量平衡,统一管理粮食进出口,健全中央粮食储备,调控全国粮食市场和价格,支持各地发展粮食生产,不断完善各项强农惠农政策措施,促进和保护国内农业和粮食产业发展。

  省级政府负责本地水土资源保护、粮食生产、流通、储备和市场调控工作。进一步明确和落实粮食发展目标,切实把中央强农举措不折不扣贯彻到基层,惠农政策不缩不减落实到农户,引导农民发展粮食生产。

  实行粮食主体功能区的特殊政策,加大转移支付力度,实行特殊功能区的补偿政策,始终把粮食主产区生产纳入保护之中。主产区要进一步提高粮食生产能力,为全国提供稳定的商品粮源。主销区和产销平衡区要确保稳定现有自给水平,坚决防止和纠正放松粮食生产、忽视粮食生产能力建设的倾向,巩固和提高粮食生产能力,重建或新建粮食收储库,加强产销衔接,完善粮食储备,提高保供稳价能力。

  粮食增产的呼声覆盖全国,越往上走越重视粮食安全,越往下基层忽视粮食生产或流通比比皆是,不出政绩,不出GDP,粮食大县财政穷县始终走不出来,急需在顶层加以设计,改变这一状况,农业不能再补贴工业了,农民再不能牺牲了。

  传统农业迎头碰上农业现代化和国际竞争,中国人的饭碗主要盛中国自己产的粮食,为中央把粮食安全上升为国家新战略鼓与呼,解读国家粮食安全新战略,可以用几句话概括:以我为主,舍我其谁,立足国内,自力更生,守住底线,保住饭碗,适度进口,巧用资源,贵在调剂,科技支撑,提高产能。

  粮食不多不少,价格不温不火,是粮食流通处于尴尬境地、最难干的时期,这体现在越向上越重视粮食安全,各级粮食流通的价值取向。粮食安全是大安全观,似乎有重生产、轻视流通的迹象,迄今为止,没有出台综合推进粮食产业化的政策措施,所谓的“粮安工程”,风声大雨点小,真金白银含量低,甚至不及供销社系统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中日在巴西打响“粮食争夺战”,在世界粮食贸易日趋活跃的情况下,中日在巴西展开大豆争夺,日企积极收购当地企业,以中粮为首宣布收购荷兰大型粮食公司尼德拉集团,收购价约合12亿美元,该集团在巴西开展大规模粮食生产。海外屯田,重庆粮食集团早已在巴西生产运回大豆,这一切不失为增加粮食产能,保国内粮安的重大举措。

  近日,还有媒体称,中国肉类需求激增将改变全球饲料粮贸易格局,掀起“全球海啸”。由于中国肉类消费迅速增加,到2050年中国的肉类进口将飙升35倍,将会引发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等诸多问题,对国际粮食市场带来严重影响,甚至对全世界的农民、公共健康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。农业部市场预警专家综合国内生产、消费、政策、科技等多种因素指出,这种观点是不科学的,未来中国不可能大量进口肉类。

  尽管专家预测分析,此观点不成立,未来肉类消费不会有前10年的增长势头,再加之粮食产量持续增加,玉米进口配额、大豆进口可控,不会危及世界谷物贸易量和价格,但是口粮或者说谷物中国威胁说甚嚣尘上,从大豆到玉米激进进口威胁论,再到布朗中国粮食结构失衡威胁说,从转基因大豆、玉米到偷偷摸摸在国内种植转基因稻谷,无风不起浪。

  《谁能养活中国》一书作者、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布朗前一时期再度挑起“世界能否养活中国”话题,称中国粮食进口急剧增加、结构性粮食缺口继续拉大、中国加快在国际上“抢粮”等。

  不知这位仁兄是惯性思维,还是魔怔,在90年代谁能养活中国滥调破灭后,再次挑起话端。当前粮食安全各有关方面一致认识,粮食生产十连增、抑或十一连丰,粮食市场和价格平稳有序,粮食储备充足。有人戏称,粮食多了不行,少了更不行,不多不少很难得也很难干。

  我国目前依然存在人畜争粮的尴尬,据称饲料需求量已是口粮需求的2.5倍,可见粮食转化量巨大惊人,2013年我国大豆进口6000多万吨,如果不进口,饲料就不够用,光靠秸秆、营养价值太低,产不出肉和奶,需要耗粮型家畜,同时以粮为纲,过分重视谷物生产,过度施用农药化肥,导致水土流失、风蚀沙化、土壤肥力下降等生态问题,耕地板结、沙化、酸化、重金属污染已非常严重。黑龙江的黑土地,原来有 1米厚的土层,而现在只有40——60厘米。形成1米厚的土层需要3亿年,而现在退化的速度是1年1厘米。表面上耕地没减少,实际在隐形减少,这是口粮和饲用粮之间的矛盾,也是影响粮食饲料安全的主要矛盾。

  无意中翻出1996年中国粮食经济学会一份资料,《中国中长期粮食进口趋势浅析》,文中描述,1995年国内净进口粮食1985万吨,占世界贸易量的9.87%,成为当年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粮食进口国。当时国内外研究机构预测中国2000年粮食进口,低数1500万吨,中间数4000——5000万吨,高数9000万吨,中国专家共同看法是中国“粮食进口大国”的态势21世纪初难以改变。

  不幸被专家言中,新世纪中国粮食进口直线上升,2011年大豆进口5200万吨,2012年5700万吨,2013年进口超过6000万吨,加上三大主粮,进口从2011年的6000万吨越到2012年超过7000万吨。现在粮食进口已从80年代的纯品种调剂变为今天的必要补充,已从个别品种进口发展成全面进口,从进口几亿美元上升到200——300多亿美元。

  中国粮食安全自给率的“红线”已松动,《人民日报》求证栏目记者曾专门进行了调查采访,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的饭碗端在自己手上,基本的结论是粮食既有进口,也有出口,进口不是为了满足口粮需要,而是工业、饲料用粮等多样化消费需求,增加进口还与利用国际粮价走低购进有关,没有超过三大粮食品种配额一半的反驳言辞等等。

  姑且相信这样的数字和求证,立足自给,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调剂也无可厚非,但是自80年代中期以来的玉米大量出口,适量进口加拿大或美国小麦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品种调剂,我国已从粮食进出口摇身变为粮食净进口国,粮食进口量不可谓不大,近两年每年5000——6000万吨油料大豆进口就是一个明证(其实大豆应放在谷物类统计,实际粮食进口量还要大),仅此一项相当于在国外屯田4——5亿亩,中国的粮食自给率逐年下降,2011年跌破90%,也有人说不足80%,也是不争的事实,数字惊人,发人反省历史和深思当下。

  中国火锅涮进口羊肉不是好事,进口粮食越多越好是奇谈怪论,传统农业迎头碰上农业现代化和国际竞争,中国人的饭碗主要盛中国自己产的粮食,为中央把粮食安全上升为国家新战略鼓与呼,以我为主,舍我其谁,立足国内,自力更生,守住底线,保住饭碗,适度进口,海外屯田,巧用资源,适量调剂,科技支撑,政策扶持,提高产能,小麦、稻米口粮完全自给,谷物基本自给,方是国家安全新战略,也是人间正道。(孙晓明)
总书记

农讯买卖通更多>>
关于农村新报本网介绍版权声明广告服务读者QQ群联系我们合作伙伴 湖北农村网 www.ncxb.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农村新报 荆楚网 共同主办 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东湖路181号楚天传媒大厦 邮编:430077